喵喵锤飞来

美漫/欧美动画狂热‖原声控‖墙头无数‖不会产粮只会脑洞‖永远饥肠辘辘

看到有人说法师组不起来cp就坐不住了吧……V4怎么看怎么觉得在疯狂安利啊!

以下剧透预警!















p1是喜闻乐见的并肩作战

p2二流法师从mcu怼到漫画?

p3~p5是洛基骗走了奇异的至尊法师之位加房子斗篷学徒套餐并在真相大白时语出惊人……这良苦用心真是感人肺腑啊可惜对方并不买账还送你去自由落体了:D

p6~p7是地狱诅咒中奇异重伤被俘,前妻来救援就算了小红小绿居然都来了,别的不说这见面就怼的相处模式也太可爱了吧23333





希望你们没看出刀(…)

图源@魔武公会翻译的Doctor Strange:Damnation & Loki:Sorcerer Supreme

一个邪教。

一切都要从那一年的巴士底说起(???)

可能叫做“反正和女友都是BE不如来拉郎”组吧(滚

官方会玩???这实验好一颗赛艇啊!

埃齐奥·灵魂歌者·奥迪托雷:我翡冷翠小夜莺今天就要给自己正名!


图源小说

回头看这里发现肾虚晕过去了是Tony公主抱啊!!壮哉我大胡子兄弟组!!

【The Jungle Book】 塞壬 (Kaa & Bagheera)






“看看他多脏,需要好好洗个澡了,你说呢?”



巨蟒在黑豹的耳边嘶声道。她的尾尖卷缚着Mowgli,把惊慌失措的小男孩悬吊在一处布满虎视眈眈鳄鱼的水面上。





“放下他,Kaa。”

Bagheera竭力保持着镇定,用他那惯常的低沉音调命令道,有意无意地露出了白森森的利齿,尽力使自己看上去极具威胁性。

太大意了,他懊悔地责怪着自己,他本应该察觉到Kaa的接近的,如果他没有因为和Mowgli的交谈而走神的话。

“Akela是我的父亲,你也是。”

那句话还清晰地存留在脑中,尾音似乎都尚未飘散在空气中。可方才说出它的男孩此刻却恐惧地攀附着蟒蛇的尾尖,命悬一线,慌乱的目光投向Bagheera,他唯一的希望和依靠。





“嘘……放轻松。”

换作平时,Kaa是不会招惹Bagheera这样的大型食肉动物的,同为捕猎者,她深知尖牙利齿的威力。但这并不表示她不抱有这样的希望,她渴望一个强大的猎物,一切的力量与智慧都变得苍白无力,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她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蟒蛇柔软的身体将黑豹包围其中,这个小小的圆圈在旋转着缓缓收紧,光滑而冰凉的鳞片擦过他紧绷的肌肉。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严肃,真无趣,Bagheera……”

极具诱惑力的声音温柔地吐出这个名字,分叉的舌尖轻轻扫过黑豹紧张抖动的耳朵,那一瞬间她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猛地颤抖了一下,几乎要跳起来,却再次隐忍地压抑住了自己的动作。


她看见那双金色的瞳孔中的愤怒,她看见他不时投向那男孩的目光,眉眼间难掩忧虑之色,却因她所掌控的筹码而忍气吞声不敢轻举妄动,多么有趣?一个人类小宠物,可以将一只凶猛的黑豹变成一只温顺的家猫。





“别担心,你会没事的,你的人类小宠物也会安然无恙,你只需要——


——Trusssssst in me.”

蛇类特有的嘶声轻柔地诉说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仿佛塞壬的歌声,令人陶醉的表象下是致命的危险。






Bagheera的爪子深陷泥土之中,一向缜密的思维飞快地运转着,围绕着他的不断收缩的蛇身带来逐渐变大的压迫力,现在挣脱还来得及,但Mowgli无疑将命丧于此,就算再强大,他也无法从鳄鱼的口中抢夺猎物,他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种事发生。Bagheera极力忍耐着,巨蟒的脑袋离他如此之近,以至于他几乎闻到了一丝浓重的腥气,直到他发现与他对视的那双暗绿眼眸中的瞳仁开始规律性地收缩与放大。




他熟知Kaa的伎俩,他知悉她是如何用那双有催眠力量的双眼迷惑猎物,使他们乖乖地迎接死亡。Bagheera当即阖上了眼睛。




“看着我!”


蟒蛇的声音里终于带上了一丝愠怒,她猛地抽动了一下尾尖,男孩惊恐的大叫声使黑豹不得不睁开双眼。





“That's my boy,now you can sleep,I am around,always.”*






Bagheera眼前的光影和色彩开始混乱的交织,意识也逐渐坠入混沌的深谷。







“好……”他说。


==============================

*来自寡姐的主题曲Trust in me的歌词,有修改。

写给基友的蟒豹段子,不是很刻意的西皮向就是纯粹想写这个场景,文渣描述不出汤包的性感声线让我哭哭先。

并没有后续,结局就是Baloo英熊救美(不)

我不会说这个场景我先和家喵排练了一遍才写的(。

【The Jungle Book】挚友 (Shere/Bagheera)

私设有,OOC请包涵?


==============================



Bagheera记得,当他还是一只茸毛尚未褪尽的幼
兽时,母亲轻轻地叼住他后颈松软的毛皮,带着他穿过布满斑斓光点的深邃丛林。


河流的那一边,靠近习欧尼山的一侧丛林,居住着另一只母兽和她的幼崽,同样是食物链顶端的王者,那只孟加拉虎有着华丽斑驳的皮毛和优雅沉着的气势,两位母亲有时会在追逐猎物时不期而遇,她们出于礼节地互相点头,然后彼此分离,保持着一种既不紧张又有些疏离的关系。



但这可不是他们的幼崽相处的方式。



作为整片丛林唯一的两只幼年猫科动物,没有陪伴在身侧撕咬打闹的兄弟对于好奇而精力充沛的Bagheera和Shere来说是极其难熬的,这也能解释他们最初遇见身形相似的对方时是怎样激动地扑上前去在草地上滚作一团。幼崽稚嫩的牙齿埋在对方柔软的茸毛中乱啃一气,不知是谁粉色的肉掌拍在了谁的脑袋上。


Bagheera和Shere成为了挚友,或者,对于这时候的他们来说,玩伴更加贴切。两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猫崽子,结伴穿过丛林,用他们笨拙的潜行技巧,躲避着两位困扰的母亲的寻找。每次的历险最终都是以小豹子和小老虎分别被叼在母亲的嘴里向两个方向离去而告终。


“Mom……”Bagheera抱怨着,在空中轻轻的晃荡,他不甘地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奶声奶气地道出了告别。“再见,Shere!”


“下次见,Baghee!”回应他的是同样尖声尖气的喊声。







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



那是一个秋季的傍晚,干燥的空气让一向聒噪的鸟儿都闭上了嘴巴。年轻的黑豹无声地穿行在丛林中,他早已披上了一声黑亮的皮毛,利齿不知不觉已长及下唇,健美的流线型躯体俨然已经有了一种丛林的王者风范,只有那双明亮的绿眼睛中的一丝俏皮和稚气显示着他的尚不成熟。


“Shere!”他在以往见面的地点高喊着,满心不解他的同伴为何几日都不见踪影。


“Bagheera……”黑豹迅速地转向发声的方向,伴随着灌木被拨开的窸窣声响,他的挚友自暗处显露身形。


猫科动物独有的视力,使他们即使在暗夜中也拥有清晰的视野。本来已经开始在体型上体现出优势的孟加拉虎,竟比上次见面时足足消瘦了一圈,华丽的皮毛光泽全失,纠结而凌乱,倒映在黑豹惊讶的眼瞳中。


“Shere!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母亲……她死了。”疲惫而无神的双眼望着Bagheera,后者此时已经可以想象到这几天来充满了悲痛的年轻公虎是怎样用他那还不娴熟的捕猎技巧在丛林中挣扎着与饥饿作斗争。


“我……我很抱歉,但——”

“——她死于人类之手。”Shere打断了Bagheera的话。那双琥珀色的双眼中猛地迸发出了赤色的红光,仿佛是一朵红色之花绽开其中,惊得黑豹说不出话来,有史以来第一次,年轻的孟加拉虎浑身散发出浓浓的戾气与杀意,那可怕的双眼将黑豹牢牢地禁锢在了原地。


“我会复仇的。”他丢下这么一句话 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不给他的挚友再说一句话的机会。


Bagheera孤单地站在原地,看着那瘦削的背影消失在阴影中。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见过Shere。然后他从闲聊的鸟儿口中得知了丛林那边发生的事,关于一只心狠手辣的孟加拉虎,以杀戮为消遣,使得整个猎区闻风丧胆。再然后,他的名字传遍了整片丛林——Shere·Khan。




濒死的羚羊无谓地挣扎着,血沫从他断裂的喉管中流淌出来,而嘴角沾满血迹的老虎,仅仅是安静地看着他苟延残喘着,直到瞳孔涣散,身体僵硬。


Shere·Khan起身,再不多看一眼那具尸体,离开的脚步猛然停顿。即使Bagheera无声落地的技巧多么炉火纯青也瞒不过他的耳朵,他们太过熟悉彼此。

“够了,Shere,这不是你。”

短暂的沉默。

“如果我说不呢。你要怎么做,试图阻止我?”这句话有着挑衅的意味,也有一丝不知名的复杂情绪。

“你在破坏森林法则!”Bagheera低吼着。“别逼我这么做!”

“相信我,一点小刺激,可以帮你成熟许多。”与黑豹的愤怒形成对比的是老虎话中的轻佻,先前话语中的一丝情绪被很好的收了起来,仿佛从未出现过。

但Bagheera却看到了那看似平淡语气下隐藏的伤疤,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与他兵戎相见。黑豹再次停滞在原地,看着他曾经的挚友离去。

“顺便,是Shere·Khan*。”







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庞大的猛虎自草丛中跃出,扑向那个脆弱的孩子。Bagheera没有选择的余地,强健的后肢蹬地跃起,两具躯体在空中相撞,随即翻滚在草地之中,一如多年前,又不同于多年前。


Bagheera感到尖锐的利爪插进自己的皮肉,他不客气地予以回敬,锋利的尖牙在斑斓的肩胛上咬合,换来的是Shere·Khan吃痛的怒吼。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两只猛兽血与肉的厮杀,让四周的食草动物惊恐万状地四散而逃。


Bagheera知道论体力自己不是成年孟加拉虎的对手,但他别无选择,为了能让那个孩子逃远一寸,每一分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强有力的虎掌裹挟着强风而来,狠狠地击中黑豹的颈侧,将他打翻在地,他倒在地上喘息着,绸缎般光滑美丽的皮毛上伤痕累累。他感觉到对方炽热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脆弱的脖颈暴露在外,如同所有那些他曾经捕杀过的猎物,温热血液奔流的颈动脉永远是食肉动物的最爱。他几乎已经做好了下一秒被咬住喉咙的准备。



但随即他听到草丛被粗暴地分开,壮硕的躯体撼
地而去。


Bagheera晕了过去。





END
==============================

*之前看到有人提到Khan类似于印度及东南亚地区部落首领的称呼,不由觉得这是Shere后来给自己加上的头衔。

动画里这俩小时候似乎确实是伙伴,从未想到自己还有产粮的这一天,大概是看完电影的鸡血产物……另外虎豹这么好吃你们吃我安利?

看到一旁全程旁若无人的蓝黑组的哈二忍不住也GD起了小闪……我就默默地看着你们两组show

BTW世图的new52印刷装帧简直太棒?!海报美哭我!

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Zootopia的世界观还是有点局限,例如没有鸟类,鱼类,昆虫,爬行动物以及两栖类。

humm……也许哺乳动物住在动物大都会,鸟类住在天空之鸟城,鱼类住在鱼特兰蒂斯(x)?

可是灵长类也是哺乳动物啊?为什么也没有灵长类?

如果说编剧为了让动物统治世界把人类掐死在了进化的摇篮中还可以理解……

那没有猫和狗该怎么解释?!

如果我漏掉了哪一只欢迎指出_(:з」∠)_

突然想起来,设定天煞控制翡尸是通过翡尸的眼睛看到一切,感觉到翡尸感觉到的一切是吧,求图示场景天煞此时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233333333